老年乐  礼乐  歌词  挥春  晖春  春联
江海文化第一期
关于火车的记忆
来源:时间:2014-11-16 14:39点击:

  

关于火车的记忆


罗小容


五天,广州-孝感、孝感-岳阳、岳阳-长沙、长沙-邵阳,过足了火车瘾,也趁机重温了久违的坐火车的感觉。

  印象中,第一次亲眼见到火车,是在1996年秋天,父亲要去广州打工,母亲晕车,只好由我送父亲上火车,那时急匆匆赶火车,火车给我的最初印象是绿绿的铁皮身,停靠在长长的站台旁,接二连三地长“嘘”一声,车厢底相继冒了一股白气。钢圈车轮紧扎光滑的铁轨,有几节车厢底部还不时向外渗着水珠,滴在铁道上,散发一股熏人的骚味。“慢点呀!”一个穿着制服的乘务员正忙着维持乘客依次上车,父亲上了车,向我挤了挤眼,示意我回家。火车发车很准时,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后,火车便缓缓逶迤着前行,待它的尾部消失在傍晚的霞辉中,我的心头竟漠然涌上一种无名的伤感。

  大学毕业时,我与室友相约广东找工作,提前了一个小时来到火车站。邵阳火车旧站地处邵阳北,它是始发站,比较小、破旧,售票厅跟候车厅连在在一块,中间用护栏隔开,买好票的只管在旁边等候乘务员喇叭提示,过检上车即可。我跟室友买好票,不由盯着放行处荧光屏上“N744邵阳-广州,1955发”字样。候车厅人多行李多,靠着背包嗑瓜子的、站着吃方便面的,从包裹掏出家鸡蛋边吃边瞎聊的,还有不时传来火车站广播提示声……夹杂在一起,嘈杂凌乱一片。室友不多话,挑了一个少人的角落,我们一起隔着窗户玻璃看着窗外白色的站台,和站道上静静停靠的绿铁皮火车。终于在广播声我涌入人群挤上了火车,生平第一次坐火车,对火车有几分好奇,找到自己的位置后,东瞅瞅西瞧瞧,头顶的行李架,车厢内密密麻麻123个座位,中间有一大约100公分的过道隔开,车厢跟车厢之间连接的地方,设有吸烟处、卫生间、乘务员室。车厢跟车厢之间据说有玻璃门隔开,但这种老式旧绿皮火车是没有的,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室友说火车一般有十四节车厢,第九节车厢是餐厅,前面三节是卧铺。我曾试着想看过究竟,但因过道人多,并不时有乘务员推着餐车吆喝着卖小吃或饭菜类,而被迫放弃。车厢顿时挤满了一大堆人,颇似沙丁鱼罐头,车内散着酸味、酱味、辣味……直呛着鼻子,室友示意我扭动按钮打开车窗。“各位乘客!欢迎您乘坐N744火车,这班火车的终点站是广州,途径娄底、湘潭、历时13小时,全程987公里……”广播声中火车车身猛地抖动了一下,然后缓缓驶离站台。

满满一车人在火车徐行中慢慢安静下来,傍晚的微风从窗外吹了进来,轻拂着一张张古铜色布满汗珠的面庞,我无意地远望车窗外星光点点的灯光,这时爸妈可能正在灶台旁吃着白薯米饭……火车在夜的隧道中穿梭,突然车速减慢并停了下来,眼前是一片光亮和同样的白色站台,站台上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车没停稳,车门还来得及打开,这群人竟水流般地疯狂地奔向我这趟列车,我心猛地一怔,这车还能装下这么多人?乘务员一下车,人群涌了过来,我的肘撑着你的腰、他的膝顶着她的腿……把行李竞相顶在头上,当然也有不少随带小孩的,他们竟一窝蜂似的将小孩从窗户递上车,自己随后再吃力挤上车,上车后再在喧嚣声中忙着找各自的小孩,此时车内被挤得水泄不通,也显得凌乱不堪,这场面使我傻了眼。

第一次坐火车喜欢钻山洞感觉,在湖南跟广东接壤之处有着绵延的大山,火车犹如一条绿色的龙穿梭在山间,而一个接一个穿行山洞更是过瘾,最长的有长达十几分钟的山洞。远远的看到前面的山洞口就兴奋地等待着火车进山洞的瞬间,进了山洞又充满期待地企盼着火车开出山洞重见光明的一刻,连绵不断的山洞使火车里一会儿明一会儿暗,感觉很奇妙……窗前的我,有时对着窗外的风景会乱七八糟地浮想联翩,默默地想着工作的事,想着家人,还有时就什么都不想,任头脑中一片空白,任风景和人扑入眼帘,而我们和列车也扑入车下人的眼帘,成为他们眼中的风景……

       大学毕业后我第一份工作就定在广东粤西边缘的一个小镇,而女友在我毕业后的第一年走进了我的生活,她在湖南邵阳,毕业后又去了粤东边缘,前七年我们分隔两地,于是她跟火车便成为记忆中最美的风景。依然清晰记得,粤西边缘一小镇距离湖南邵阳全程1600多公里,每个学期我回湖南至少四次,火车便成了我俩彼此牵挂的主要纽带。早上出发广州火车站,购票后通常会在火车站等上小半天,验票、过机,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候车室中,在泉涌般人群中,呆呆看着各色行人,感受火车不断驶入驶出的震动声,时而盯着手机应着报平安的信息……英德、韶关、郴州、耒阳、衡阳、邵阳,途径之地,每一处都留下了彼此问候的味道,即便是凌晨三点,我也会在横七竖八斜窝的疲惫人群中,被短信铃声唤醒,短信总会不断闪现几句“你到哪里?我睡不着”“车上人多吗?注意稍息一会儿!”。坐的仍是N744号正点火车,这趟火车逢站必停,还常常让其他快车先行,所以有时在一个站耗上一个小时也是很常见的,我因此也熟悉了沿途的很多地方。英德的红茶、韶关的花生煎饼、郴州的临武鸭、耒阳的红薯粉、衡阳的槟榔芋等等,及其各地的旅游景点等闭上眼都随口说上一大串。而且火车到站一停,总会有小贩在窗下吆喝着卖当地的特产或旅游地图,乘客们买得不亦乐乎,小贩们更是卖得劲头十足,他们不用上下火车,只要打开车窗,探出头去一递一给就做成了买卖,但是也常有买了东西来不及给钱,或者给了钱没来得及拿东西的事情发生,甚至有时也遇上劣质商品,还怀揣着暗自高兴一番!这时,我总不忘给女友捎上一份惊喜。其中买的最多的是郴州的临武鸭,每次买回,女友总会美滋滋地吃上一顿,并赞美说这鸭一点不亚于邵阳的酱板鸭。因为工作,每次停留湖南的时间很短暂,一般最多呆两天就得离开,当然有时为了能多呆一天,临时换成第二天的高价无座票也是常有的。临走前女友总会在中午休息时间,为我备好路上吃的,如矿泉水、牛奶、鸡腿等,并请假默送我到火车站,也总不忘买上一张站台票,站在离我不远靠车窗位置,不时仰头看我,车快启动时,有时她也会通过窗户递给我一纸条,而我通常不敢打开看,甚至不忍心往窗外看,火车在无声饯别中缓缓前行,窗外近处的风景在慢慢后移,风景中的她也跟着后退,但一直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目送火车离开,最后定格在车窗难以抹去的一角。

 现在我工作在江门,回湖南老家,先坐动车,再转高铁,早上出发,傍晚到邵阳。时间缩短了一大半,也没了熬夜的疲惫。车厢整洁有序,车窗是紧闭的,车内也装了空调,冬暖夏凉。站台也井然有序。但总觉得少了些记忆中老式绿皮火车的味道。


分享到:
上一篇:手写我心之外海情怀
下一篇:板栗飘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