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乐  礼乐  歌词  挥春  晖春  春联
江海文化第一期
手写我心之外海情怀
来源:时间:2014-10-24 14:37点击:

手写我心之外海情怀


陆月如



外海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老小镇。他的历史文化如数家珍,晚辈虽是地道的外海人,却未能细说其中,但一路的成长中,记忆深处那条“鲤鱼”一直陪伴着我,还有悠长动听的粤曲一如那沿途的鲜花……

记忆长河里那条鲤鱼

我所说的“鲤鱼”,外海人称为“生恭鲤鱼”,是外海人们用竹片和红纸按照鲤鱼的形态扎制而成的一种手工艺品。肥壮的鲤鱼,金色的鳞片,象征着丰收和吉祥,因为“鱼”与“余”谐音关系,也寓意年年有余。

每到新年前,大人们就会到市集买一条“生恭鲤鱼”回家给孩子,到了大年初一早上,孩子们身穿新衣,欢天喜地舞动着手中那条唯肖唯妙的“鲤鱼”走家串户,每到一户人家,孩子们就向主人说祝福的话,然后顺着人家的院子、里外堂屋跑一圈,一边跑还要一边说“恭喜发财,合家平安,年年有余”,之后,主人家就给孩子们一人一封红包以示答谢,通常里面是一毛两毛的钱,但在八九十年代里,已经很不错了。从大年初一直到年初六的早上孩子们都会举着那条“生恭鲤鱼”一家一家地跑,大人图个吉利,小孩呢,不但开心还可以收获不少的压岁钱!

 当年外海最美的“生恭鲤鱼”就是我舅舅做的。那时候只有六七岁的我可是舅舅的好帮手,无论是制作还是摆摊卖买,少不了我小小的身影!

回想起来制作这条“鲤鱼”功夫可不少呢!扎“鲤鱼”要扎得圆正均匀肚子大,还要形象美观和生动,这需要一丝不苟的精神和耐性,在材料上还得选择上好的竹枝和竹篾才能将框架扎得准确、结实。

舅舅先削好的一枝厚约5厘米,长约70厘米的竹枝作为整条“鲤鱼”的支柱,支柱的上部份承托鱼身,余下的部份是供人拿捏的。然后就是用工刀削出厚度均匀的竹篾,用来扎成鲤鱼躯干骨架、鱼头、鱼尾,扎到每一个部位的交接处时要用韧性较强的麻纸绑扎一番;再之就要扎鱼身和肚子了,这也是最难掌握的工艺,若扎得鱼肚子沉下去,才像鲤鱼,沉不下去,就宛如鲩鱼了。

鱼架子扎好后就是贴鱼身了,舅舅先将红纸剪出“鱼腮”、“鱼鳍”、“鱼肚”、“鱼尾”等部位,把自制的生粉浆糊涂到各个部位上,再涂一些到鱼架子上,从鱼的肚子开始提着红纸小心地一点一点地贴,再到鱼鳍、鱼尾,最后才贴鱼腮、鱼嘴。这时,鱼儿的雏形基本出来了,舅舅就把金粉用水兑好,再用毛笔蘸一下,在红纸上画出金灿灿的鱼鳞、鱼头、鱼尾等花纹,最后才画鱼眼和鲤鱼鱼嘴上独有的鱼须,一条活灵活现的鲤鱼就出来了!

舅舅将制作好的鲤鱼凉放一边,让浆糊和金粉自然透干,再找来一支长若1米半的扁担,在扁担的上半部份扎上厚厚的一捆干禾草,将一条一条生动可爱的鲤鱼插在上面,挤挤地放上20条,最后舅舅就会把那一大把“鲤鱼”托到市集上去卖,一条5元钱,不到一个早上就被抢购一空!

当年外海只有我舅舅和邻村一位老爷爷懂得制作这种“生恭鲤鱼”,而制作一条鲤鱼得耗上2个多小时,单单是削篾备料时间就得用上个把小时了,工艺繁多、市场经济效益低,没有新人愿意学习这门手艺,而且随着时代不断前进,社会经济日新月异,物质生活更为丰盛,没人再买这种手工艺品了。

新时代里人们的思想观念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人与人的隔阂越来越深,当年的夜不闭门已是一去不复返了。过新年孩子们不再去串家走巷地舞“生恭鲤鱼”,更多的是呆在家里玩游戏机或去旅游,外海这条独特的“生恭鲤鱼”面临濒临消亡。年过古稀的舅舅每次看到挂在墙上褪了色的鲤鱼,混浊的眼里就会涌动着泪光……

岁月如梭,我的童年里因为这条鲤鱼而增添了不少欢乐,并一直烙记在心头。后来知道有人用铁丝制作过“生恭鲤鱼”,用来摆放观赏,虽是形似,却少了当年那一份神韵。

也许并不是所有历史或文化都能传承下来,有时它的消逝更显岁月的厚重和凝练,就让那条鲤鱼游戈在我的记忆长河里吧!

粤曲外海的名片

外海是个著名的文化之乡,曲艺之风犹为鼎盛。外海的曲艺主要以粤曲为主,粤曲是一项民间艺术,深受外海人喜爱,因而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是一种自然和谐的大众艺术。如果说茶庵寺、陈少白伟人或外海特色面食谱就了独具外海特色凝固的元素,那么,粤曲就是外海文化的另外一种生动记录了,那可是外海本地人民畅快淋漓的抒发与喧泄。多年来,外海粤曲以其顽强的生命力在外海这个地方散发着它独特的魅力!

据外海街道著名的老民间艺术家陈一峰先生回忆,当时粤曲在外海较为流行,当时一些茶楼聘请女伶在里面演唱,客人可在茶楼里边饮茶、吃糕点,边听粤曲,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随着粤曲的逐渐兴盛,每有新曲一出,民众就模仿学唱,自娱自乐。

为了丰富当地人们的业余生活,外海街道办的文化站成立了外海曲艺社,活动地点设立在外海的陈氏五大祠内。社内的乐师们有退休的老人,有初出茅庐的青年人,几乎每一次的聚集演唱都会有不同的演唱者。为满足外海市民,曲艺社每周都会安排三个晚上的时间在五大祠里与大家一起吹拉弹唱,自得其乐。

晚霞余辉渐稀时,饭饱茶足之后,居住在五大祠附近的老人们会约上三五知己,或坐在祠屋侧的木凳,或倚在木门边上,或三个一群,五个一堆地围在乐器两旁,乐滋滋地欣赏乐师们为一场或短小或悠长的粤曲翻看曲谱、调弄琴弦,准备精确的音阶,再耐心地等待心中的“红伶”上台献唱。

陈氏五大祠是外海陈氏宗亲的祖祠,始建于清朝咸丰年间,五间祠堂紧密相连,横列成排,气势不凡,当充满韵味的粤曲响起时,景与曲和谐地溶为一体,如胶似漆般缠绵在一起,让你麻木的神经为之振奋,整个身心氤氲在一片古色古香中……

有一些外海人会在婚宴或喜宴中邀请外海曲艺社的演员们前来唱粤曲,除了大大增添宴席的喜兴气氛,还可以满足宾客的雅兴。由此可见粤曲在外海具有强大的渗透力和影响力,成了普罗百姓生活方式的一部分。

粤曲源于民间的艺术,它的光点就是就源于实际、源于生活、源于群众。粤曲,是外海,外海是粤曲,它就是外海的名片了!

外海,我的家乡,有着宽阔的胸襟,蕴藏着无限的人文力量,他正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在时代风浪上弄潮,创造不可估量的前程!


分享到:
上一篇:穿合适的鞋子,走对的路
下一篇:关于火车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