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海文化第一期
朱绳缘
来源:时间:2014-10-10 09:30点击:

朱绳缘


林家全


    红,腕间缚,锁不尽惆怅;尘,満脸庞,遮不去老苍。一断朱绳,两鬓白霜;拨云露月,西子红妆……

                              ——题记

    湖心亭,我静静地看着湖面,没有微风的吹拂,一切是那么的平静。布满苍穹的阴云,映出惨淡的画卷。

    一支小针打破了湖面的平静,泛起一圈圈涟漪。随着第一支小针的落下,愈多的小针也相随而下。远处,渐渐朦胧。

    濛濛针雨刺苍穹,水生凝雾,花红酒绿醉人忧。看着手中的酒杯,模样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杯里的自己,多了两鬓白发。借着醉意,从袖中拿出一条小红绳,绳子的光泽没有以前的那么明亮,或许是被匆匆的光阴冲淡了。红雨瓢泼,泛起红绳里的回忆,一幕幕渐渐地浮现眼前……

    时永乐九年腊冬,我出游扬州,陪伴着我的是一匹老驮马。我途经一个小村。夜深了,便在村外的客栈住下了。寒来袖间,风不减,吹袭一夜,只是可怜我拴在店外的瘦马在风雪中不得好歇。

    翌日,我早早地收拾行囊,离开客栈。雪,不知何时已停,晨曦初光照在着白雪苍茫的村庄。我抖抖马鞍上的积雪,牵着它走进小村。

    小村挺安静的,时不时会听到一些不谙世事鸟儿在屋檐上叫鸣。那些居民们也贪早起床了,扫着自家门前的雪,几个不怕冷的孩子滚在地上,堆着雪球砸向小伙伴。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我也乐得享受这种不被打扰的宁静。

    “这位官人,要买一条红绳赠与身边的依人吗?”背后传来的话打破了这小村的宁静。我一回头,只见一位穿着打了很多补丁的粗布衣服的年轻女子站在我背后,手中提着一个破旧的篮子,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我牵着马转到她面前,她拍了拍积在她肩上的雪,哆嗦着早已冻僵的赤脚,但还是咬着牙艰难地挤出一个微笑。

    “这绳子多少钱?”出于善意,我故意选了一条比较细的红绳。她并不着急,从篮子里将绳子拿出,系在我的手腕上,然后才淡淡一笑:“一文钱。”我从袖中拿出十两银子塞在她手上,便骑上驮马,说:“多出来的银两你就收下吧。”“这……”她的眉头有些紧皱,好像在犹豫着什么,但她跺跺脚,“官人,这么多钱我不能收下……”她颤抖的双手慢慢向我递来。我并没有理会她,直接驾马离开了。

    我慢慢地骑着马向着最近的县城——吴县出发,欣赏沿途的雪色美景。时至晌午,我晃晃悠悠地来到吴县。吴县果然是一个比较繁华的地方,人熙熙攘攘,闹市络绎不绝,给腊冬增添几分暖和的色彩。

   在穿流而过的人群中,我发现一个陌生而又似曾相识的背影,记忆中顿时出现了一幅画面——那位卖绳子的少女。只见她左手依旧是提着破旧的篮子,右手却多了一个较大的包袱,正在缓缓地离开集市。好奇心驱使我想去一探究竟,便将马匹栓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跟着女子的步伐,兜过几个小弯,来到一间破陋的瓦房,与周围用砖砌成的房屋显得格格不入。

    她敲了敲布满刻痕的门,用甜美并带着哆嗦的的声音道:“孩子们,妍姐姐回来了,快点开门。”不一会儿,那扇破旧的门缓缓打开,从门里探出一个小脑袋。那个小脑袋看到那位女子后,兴奋地向屋里喊道:“真的是妍姐姐!”说完便拉着女子进入瓦房,大门并没有关上。我悄悄走到门前,看到女子正在卸下那个大包袱,包袱里有许多新的衣裳,她一件一件地分给围着她的那些孩子们。

    “妍姐姐,这么多衣服是从哪里来的?”有个孩子扯扯她的衣袖。“今天妍姐姐遇到一位好心人,给了姐姐很多钱,让姐姐买一些新的衣服和干粮给你们。”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还帮几位孩子穿上新衣。那些孩子们,每个人的衣服都是补了又补,有些的甚至单薄如履。显然,这些孩子都吃过苦,但当他们看到这些新衣服的时候,个个都发自内心露出最真诚的笑。

  “妍姐姐,有个人站在门那里。”一位小孩发现了我,那名女子也随着孩子指向的地方去看,恰好看到了我。她愣了一下:“你不就是今天早上的那位官人?”“方便我进来么?”我微微一笑。她有点难堪,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踏进瓦房,那些孩子们都自觉地躲在女子身后。我环视这瓦房,只见墙上深痕累累,瓦片还不能完全将遮盖屋顶。“方便单独说几句话么?”“嗯。”她轻轻地点了下头,转身对孩子们说:“妍姐姐要和这位官人谈一会儿,你们要乖乖待在这里哦。”孩子们都点了点头。

    我和她来到门外,她低着头,似乎有话想说。“这些孩子都没有父母么?”我问了一句。“他们……嗯……”她抬起头看着我,眼神中带有一种辛酸和坚定,“我从小就是孤儿,小时候总是忍冻挨饿。看着那些孩子们无父无母,风餐露宿,我深有同感,我不想让他们再走上我的道路。尽管我现在过得并不比以前要好,但我还是尽自己最大的的努力去让他们过的好点。”

    “如果,天下间能有更多像你这样善良的人,或许就会让世间充满更多的真诚,让这山河显得更美。”当然,这句话我只能摆在心里。

    “人生如梦,隙过白驹,如果觉得是正确的,就要毫不犹豫地去做,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我又将五十两银子塞在她手里。“官人,这次我真的不能收下。”她这次的态度很坚决,没有先前的犹豫。“这些钱,也没有手里的这条红绳珍贵,用这些钱去做小生意,让孩子们过得好些吧……”

    雨,不知不觉停了。云雾渐渐退散,湖面慢慢回复平静。我望向苍穹,一缕光芒正透过乌云,照耀这华夏大地。我轻轻一摆手,让绳子随风而去,飞到这世间的每一角落,让回忆沉淀在我心之中。


分享到:
上一篇:我只是恋着记忆的味道
下一篇:待到时光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