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乐  礼乐  歌词  挥春  晖春  春联
江海文化第一期
我只是恋着记忆的味道
来源:时间:2014-03-09 16:43点击:

 

我只是恋着记忆的味道

◆黄凤飞


    夜幕降临,夜幕在明亮的灯光下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柔和。陈嫂一下班就忙开了:买菜、煮饭、搞好家里的清洁卫生……很快,招呼了老人吃完晚饭,丈夫在厂里加班还没有回来,她就急忙收拾了餐具,急忙穿上回力鞋准备去跳广场舞。

   “请接电话,请接电话……”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喂,阿波,我们这三缺一,请你赶紧过来……”还没有等到陈嫂开口,对方的讲话声就盖过来!这是她好朋友小兰她妈芹姨的声音!

   “我,我没空去呀!阿芹,我正准备到广场去跳广场舞呢,不然我迟到了,你还是约别的姐妹吧!……”

    陈嫂还想作解释,却传来阿芹劈头盖脸训斥道:“什么姐妹不姐妹,我给你电话就是因为你是我的姐妹呀!快点过来,我和花、连都坐在这里等你啦!别磨蹭,快点!”阿芹给她下了命令后就结束了谈话。

    哎,陈嫂为难起来:去吧,今晚老师说好了教新的舞蹈;不去吧,好像有令往常一起搓麻将的姐妹不愉快!哎,怪,就只能怪自己,孩子长大后,到棠下中学寄宿后,晚上丈夫又常加班,一直盯着电视屏幕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后来,就与这些家庭主妇一道坐在一起搓起麻将,甚至周末回来也是匆匆忙忙弄顿饭给孩子吃,电话一来就得过去陪她们搓麻将。为了这事,丈夫不知道说了她多少次。后来,在村妇女主任好姨的劝说下,加入了村跳广场舞的队伍。虽然刚组队时候只有几个人,没过多久就有了二十多人加入啦!说真的,跳舞真的好,唤醒了她当闺女时候跳舞的细胞不说,关键是每天晚上出一身汗之后整个人的精神充沛,连脖子疼这一老毛病好像也减轻了许多。跳广场舞就是健身啊,连丈夫阿明都夸陈嫂现在的气色比以前好看多了。

    陈嫂无可奈何地走向芹的家。当靠近广场的时候,跳广场舞那悦耳的音乐阵阵刺激她的耳膜……今晚老师教新的舞蹈啊!哎!

    还好,芹的家那大厅的窗户刚好对着广场,陈嫂一边听着那熟悉的舞曲心里痒痒的,那是每天晚上老师在教新舞蹈前都得让大家复习跳过的舞蹈,有好几次陈嫂都忍不住站起来往广场方向看看。每当这个时候阿芹都会笑着说:“你看看,她又在想着跳舞,我们糊啦!哈哈哈……”说完,她故意把麻将扔得噼里啪啦的响。

    “哎呀,你果真在这里呀!”不知道什么时候,村妇女主任好姨站在芹的身后,大声向陈嫂叫道:“快去,老师就要教新舞蹈啦,她们说你在这里,我就寻来了!”

    “去去去!你没看到我们正在摸麻将吗!阿好,你让我们今晚又来三缺一吗!”芹不耐烦地给村妇女主任下了逐客令。

    大伙都知道,在村子里,阿好也是个非等闲之辈——不好惹的!只见她笑嘻嘻地对阿花、阿连说:“我说你们呀,都坐了这么久,怎么不累呀,我觉得你们还是到外面扭扭腰,锻炼自己的身骨吧!大家都到外面活动活动吧!走吧,阿波!”说完就不由分说地拉着陈嫂就往外走!阿芹满脸只好站起来,一百个不愿意地随着大家走出家门。

    “一二三,对!转身!左腿一跳,对,就是这样!好,再来……”老师已经开始了新舞蹈的教学。大伙一看到陈嫂归队都开心笑了起来。舞伴梅连赶紧把陈嫂推在前排,方便她自己在后面跟着学舞蹈步伐。“一二三……跳!”在老师的号令下,刚才麻将台前心神不安的陈嫂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按着老师的节拍,动作娴熟地跟着老师的步伐,全身心地融入舞蹈的旋律当中去了。

    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也不少,一些老人家边看边在评论:“哎,你看,阿栋的老婆跳舞好看!”

    “你看看,那个是欢的媳妇吧,她很会跳舞哦”……

    芹她们几个看到人群中雄乾妈妈的舞姿,也不甘示弱为自己的姐妹争气:“你们都不会看看,第一排的阿波跳的那才叫做好看!

    一位阿婆问道:“嗯,第一排那个妇女跳的真的好看!你刚说的是谁家的老婆呀!”

   “谁的老婆?她就是陈阿明的老婆啦!你看人家,老公顾家又能赚钱,阿波家的孩子读书成绩好,根本不用家人操心过……”阿芹的声音不亚于一个低频音箱的效应!

    “你呀,阿芹,你们还站在这里不累呀,快点走进来学学吧……”好姨走出行列,说着就顺手拉她们进入广场舞的队列中去。

    “哎呀,你拉我进来也不会跳呀……”别看平时得理不饶人的芹,在这个时候却成了闹别扭后害羞的小女孩似的。

     “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这里有老师免费教我们学跳舞,你跟着慢慢学,哪有学不会的道理!来!”阿好就拉起芹的手挪动身体,芹扭扭捏捏地跟在舞蹈行列后面左转右转地学着……   

    一个半小时之后,新一个的广场舞的基本动作教完了,老师还约好大家,明天晚上再来复习。大家边说笑,边找自己的袋子里的面巾擦着面颊、身上的汗珠,三五成群离开广场往家回。陈嫂更是归家似箭,心里牵挂着丈夫是否回家了没有,是否把饭热了才吃……想着这,她不由加快了步伐往家里赶,顾不上再与阿芹她们聊上几句,她只知道明晚阿芹她们也会来这里凑凑热闹了!

   “明天见!”

   “到荣华?还是盛记?我们去宵夜好吗?”

   “还宵夜?赶紧回家吧!想着家里的吧,哈哈哈……”

小巷里飘来那些妇女的笑声与相约声,今晚又是个祥和之夜。


分享到:
上一篇:母亲
下一篇:广场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