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乐  礼乐  歌词  挥春  晖春  春联
江海文化第一期
风筝
来源:时间:2014-01-04 14:36点击:

风筝

逆流的鱼     

1

他叫昕,我一个网友,一个惹人流连的男子。我曾进入他的QQ相册,看过他的照片。

一辑是鸳鸯湖拍的。黄昏下,他蓝色牛仔裤,淡草色T恤,手中牵着一只灵芝风筝,有点清瘦,却很挺拔,夕阳照耀着他的脸庞,明亮与昏暗相间。过完26岁生日的我,真的不容易分辨,这竟然不是黎明,而是黄昏。

我在QQ留言栏写着:失恋很痛,谁给我一点海洛因?昕给我贴了几张禁毒宣传画,吸毒者的惨死状,让我当天咽不下饭。我说:“你那恶心图片给我带来了二次伤害。”

昕没心没肺地发来一张笑脸,又附上一句:“时光会忘却一切,出门旅行去吧,要不,到鸳鸯湖放风筝,也是好主意。”

其时我的年假早已休完,哪还有假期旅行?我给昕发信息:“你出来陪我放风筝吧。”

“别,网络骗子多,一个女孩子人家,贸然跟陌生人见面不好。”

有关网络骗子的新闻还真不少,但昕对我的拒绝,我连最初的那一丝顾虑都消除了。我约昕到鸳鸯湖广场。

昕说:“去就去吧,你得做好被拐骗的准备,我把我的灵芝带去。”

鸳鸯湖的上空飘着昕放飞的风筝。一只漂亮的灵芝,很高,灵芝显得很小,一朵祥云之下,两片长长的、碧绿的仙草衬着一朵红色的螺旋状的灵芝,非常耀眼,应着和风,灵芝嗡嗡作响,非常悦耳。

未曾相见已相知,跟昕,没有生分。接过他手中那根线,我才感觉这根线崩得好紧。

2

早就听过昕的经历,他老家在雅韶,不是正宗的江城人。

那年高考,昕没有考上大学,父亲让他到两阳中学复读,但考虑家里的负担,加上高考扩招,大学生不再分配工作,昕放弃了。没想第二年,父亲托人给他定了一门亲,是管理区一位书记的女儿,昕根本不喜欢那个女孩,订婚的那天,他把媒人轰了出去。没想到他父亲随手就抄了一条扁担,当头就向他劈过来,幸亏他闪得快。

昕落荒而逃。他父亲抄着扁担,从家里直追到公路。正好一辆货车开过,昕爬上货车,个把小时后,他竟然到了恩平。家肯定是不能回去的,昕又混上一辆客车,到了深圳。这一混,离家就是八年。

我问:“不想家吗?”

昕说:“怎么不想?每逢有人回阳江过节,我的心就挣扎,多想回家看看,我不知道弟妹学业、工作怎样,我只有往家里寄钱,但没有留下我的地址,我搞建筑,工地常换,地址留也没用。我想象不出,家里收到钱的那一刻,他们是怎样的一种心情!”

“雅韶一条道路的变迁,我的神经都会绷紧,但我发誓,我一定要混个人样回去。2010年,我结交了一位老板,从他那里承包了不少建筑项目,赚了一笔钱,我买了一辆卡罗拉,我决定回一趟家。”

“回到村口,你猜我第一个看到了谁?我妈妈!她当时正在菜地摘豆角,有了白发的母亲见到我,黯然的眼睛瞬间睁大,她还不敢相信是我。我叫她一声‘妈’,她双手不知所措,任由手中那把豆角掉下。满脸皱纹的父亲闻讯从家里赶出来,望着我,嘴唇翕动着,却说不出话,一个劲用手拭眼泪……

我被昕的故事感动着。昕说他就是一只风筝,多少年来,他一直在深圳、珠海两地飘荡,但那根线,一直被生养自己的那片土地牵引着,他挣不开血浓于水的亲情。回家后,昕在阳东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并在鸳鸯湖附近的湖湾华庭买了房子,还把家人接了出来。

3

失恋的第十五天,星期五,我给昕留言:今天给经理骂了,我负责的文案出了差错。昕说:“这是失恋后遗症。”

昕约我到漠江路一家叫维多利奥的西餐厅。其实昕选错了地方,我哪有心情享受这么情调的环境,失恋的痛加上工作上的不顺,我快要崩溃了。

“要是难受,就哭出来吧。”

我的眼泪瞬间就涌了出来。昕小心翼翼,不停地给我递纸巾。“其实,你顶多也就算失恋,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擦干鼻涕,狠狠地剜了昕一眼。

“能哭出来的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痛苦。”昕说得若无其事。说得太过分了,我默不作声,再也不看他。

“我回来的第二年,曾两次莫名晕倒,到医院检查,脑瘤!听说过吗?是癌症的一种。”

昕说的很平静,仿佛说的是别人,而不是他自己。但我的心好像是给他的话狠狠地揪了一下,我抬头,望着眼前这位年青而英俊的脸,我怎么也无法把他跟一个癌症的病人联系在一起。

“你家人知道吗?”

昕摇摇头。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我望着眼前这个男子,想着他要自己默默地承担自己对死亡的恐惧,却不敢跟亲人说出自己丁点的病情,这是怎样的一种痛?我说:“昕,咱们都要坚强。”

“我本不想告诉你这些的,我并不需要你同情我,这是我的命,莹,我只想让你知道,失恋真的不算什么,真的不算!”我接受昕的话,狠劲点头。比起生命,身外的一切功名利禄、爱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

“知道我上次为什么建议你去放风筝吗?你手中那根绷紧的线,是非常脆弱的,风筝的命运,有太多变数,但风筝在辽阔的天际中,依然勇敢地驰骋,它把自己当成一面生命的旗帜,像鹰一样搏击长空,傲视群山原野……”

4

时间,真的会让失恋的一切哀痛烟消云散。

倒是昕,他非常让我介怀。心底深处,我更想给昕一丝人间的温暖。我常约昕一起去郊游、看电影、泡吧,我小心翼翼,尽量避免提及昕的病情。

沙扒举办风筝节时,昕约我:“有空不,我想你也去。”十月底,公司本来很忙,但我还是在经理面前磨了半天嘴皮,请了两天假。昕执意要自己开车,他不是很熟路,从新圩出口驶出高速公路后,问了三次路,才开到沙扒。

十月的天气很晴朗,还带着一丝的凉意,沙扒的天空飘游着各种各样的风筝,听一些游客说,共有六十多支风筝队伍参加比赛。蔚蓝的天空下,巨龙、孔雀开屏、大蜈蚣等软硬翅的风筝都有,款式众多,五彩缤纷,外形很逼真,姿态也很优美。昕跟我爬上白额岭一个小山峰,他牵着我的手,小孩子般的雀跃着,陶醉在漫天飘扬的风筝之中,非常的享受。

晚上,昕从车尾箱拿出一只风筝。这是一只特殊的双桃,体型不大,但材料是用荧光材料做的,发出悠悠的光亮,特别惹眼,昕在沙滩上把风筝放上,吸引了不少游客的目光。夜深时分,游客渐渐散去,我与昕坐在海边一块礁石上,海风轻吹,浪涛轻摇,昕的手划过我的肩膀,慢慢地落在腰部,他的臂弯环绕着我,我的耳廓、脖子能清晰地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我跟昕就那样相拥着,那种感觉,诱惑而迷离。

“莹,谢谢你带给我这段欢乐时光,如果,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相拥,多好!”

如果可以这样相守下去,多好!我的眼泪簌簌滑下。

 

5

从沙扒回来,我再也联系不到昕。他的QQ一直黑着,打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昕与我断绝了一切联系,让我不安与害怕,仿佛世界正有一片黑暗,悄悄向我袭来,要慢慢地把我吞噬。几个月后,我收到昕在QQ上发我的留言。

“我决定坦然面对一切,与其让病情慢慢地拖垮我的身体,还不如勇敢地作出选择,我要动手术!尽管医生说,像我这样的手术,成功率也就百分之三十。”

“莹,你相信奇迹吗?小时看着别人玩风筝,我也很想拥有一只风筝,我对着家里的神位祈祷:‘太祖公婆显灵,送我一只风筝吧。’没想话刚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一只风筝竟然落在我家的天井,原来,邻村孩子的风筝断线了,你说神不神?我相信奇迹!”

“莹,我爱你。这些日子,我非常怀念我们的拥抱,我一直记得你给我的吻,午夜,我常常觉得你就在我的身边。如果这次死神没有把我带走,我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陪你一生一世……”

“莹,如果,万一我没有回来,我一定会变成一只风筝,在空旷的天空守望着你,也许有一天,我会在你的身前悄然跌落,你记得,一定要把我好好收藏……”

我泪如雨下。

仿佛,我是昕放飞的一只风筝,在高旷的空中,孤独地飘荡着……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母亲